-

“媽,睿睿呢?”

薑寧眸子一閃,抱著手靠在沙發上,“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蕭淩夜也不廢話。

直接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點開一個視頻,把視頻放到了薑寧麵前。

那是林睿被綁走的視頻。

蕭淩夜眸光沉沉的著薑寧,“我們家的車子,我還是認識的。”

薑寧臉色微微一變。

“媽,把人交出來。”

薑寧坐在沙發上,冇動。

心裡有些氣憤手底下的人辦事太馬虎,同時,也有對兒子的驕傲,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找到了家裡。

“淩夜……”s11();

“我現在到睿睿的人!”

薑寧神色不悅,“你就是這樣跟你媽媽說話的?”

蕭淩夜眸光涼涼的盯著她。

氣氛一觸即發。

客廳裡壓抑的厲害,見狀,蕭衍趕緊走過來,他坐到薑寧身邊,勸慰道,“媽!你就趕緊把睿睿放出來吧,你也是當媽媽的,應該能知道做母親的心情。從睿睿失蹤到現在,小綰綰都快崩潰了。”

薑寧這才向林綰綰。

這是她第一次到林綰綰本人。

因為之前對她就已經有了非常不好的印象,所以現在到本人,她隻覺得更加厭惡。

比電視上更加妖豔。

根本就不是做兒媳婦的料。

更彆說她還有那麼多醜聞了。

“她丟了兒子跟我有什麼關係!”薑寧麵色不變,“我覺得你們應該去彆的地方找找。”

蕭淩夜麵色冰寒。

蕭衍臉色也非常難。

唯獨林綰綰,她安靜的坐在那裡,麵無表情,跟剛纔的崩潰癲狂相比,她顯得出奇的冷靜。

此時,心肝已經反應了過來,她“蹬蹬蹬”的跑到薑寧身邊,薑寧立馬眉開眼笑的抱住她,“心肝……”

心肝仰著頭,一張肉嘟嘟的小臉全是嚴肅,“奶奶,是您綁走了哥哥?”

薑寧擰眉,她輕飄飄的了林綰綰一眼,這才抱著心肝,低斥出聲,“心肝!說什麼胡話,你什麼時候多個哥哥出來了!你這孩子年齡太小,你知不知道對陌生人要保持警惕,要不然很容易上當受騙的!”

陌生人指的是誰大家心知肚明。

心肝臉色一變,用力推搡薑寧,“心肝,你這是做什麼?”

“老師說了,隻有壞人纔會綁架彆人,奶奶你壞,你綁走了哥哥,你是壞人!”

“心肝!!”

“我不管我不管,你快把哥哥放出來!我要哥哥,心肝要哥哥!”

薑寧氣極,“心肝!”

“嗚嗚!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哥哥,奶奶,心肝不明白,心肝好不容易有了喜歡的人,為什麼你要傷害他們。”

薑寧深吸一口氣,“奶奶是為你好。”

“不是!奶奶真的為了我好就趕緊把哥哥放出來。”

薑寧又氣又怒!

這個孫女,簡直是被人給洗腦了。

她氣的心口疼,捂著胸口轉頭不去她。

“奶奶……”

蕭淩夜拉住心肝,把她抱進懷裡,他長身而立,整個人上去十分冷峻,“媽!放了睿睿。”

薑寧打死不承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或許,你希望我報警?”

報警?!

聽聽&

nbsp;聽薑寧渾身一僵,不敢置信的著蕭淩夜。

從小到大,她最疼的兒子,竟然為了一個認識冇多久的女人,這樣對她!

“淩夜,你就是這樣對你媽的?”

蕭淩夜抿緊嘴唇,“放了睿睿!”

“我說了,我冇有見過他!”

蕭淩夜手一揮,蕭衍大步跑過來,“哥……”

“阿衍,帶人搜!”

“好!”

薑寧拍案而起,“蕭淩夜,你敢!”

蕭淩夜用實際行動告訴薑寧,他的確敢。

蕭衍打了一通電話,不到五分鐘,就有一批穿著黑色西裝西褲,戴著墨鏡的保鏢出現在客廳裡。s11();

薑寧氣的渾身發抖,“蕭淩夜!”

蕭淩夜不為所動。

見狀,薑寧目光轉到蕭衍身上,“蕭衍,你敢!”

“媽!不是我偏向誰,今天這事兒的確是你做的不對。”蕭衍了林綰綰一眼,“你也有親人,你自己試想一下,如果今天被綁架的是心肝,你難道不上去跟彆人拚命嗎?”

“呸呸呸!烏鴉嘴,你打的什麼破比喻!”

“,我打個比方你都受不了,你卻綁走了彆人的兒子。媽,你這樣跟古代**獨裁的太後有什麼兩樣?仗著自己有權有勢,就能隨心所欲,你真的太過分了。”

薑寧指著蕭衍,手指都在哆嗦。

蕭衍卻顧不上她了,直接吩咐那些保鏢,“搜!隻到三四歲的小男孩就全都帶回來,整個莊園,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找出來!”

“是!”

保鏢們齊齊應了一聲,速度很快的消失在雨幕中。

這些保鏢是莊園裡負責安保的保鏢,同樣,也是蕭氏集團旗下安保公司裡培養出來的人才。

雖然在莊園裡工作,他們聽命的人卻是蕭淩夜。

保鏢開啟地毯式的搜尋。

莊園裡所有的彆墅樓。

花園。

暖房。

車庫……等等等等。

隻要能藏人的地方,保鏢們全都搜了個遍。

三十分鐘之後。

保鏢們回來複命。

“三少,冇有找到人。”

蕭衍大怒,“你們搜仔細了嗎,這麼大一座莊園,你們全都搜一遍了?我要的是地毯式的搜尋,再搜一遍。”

“不用了!”

“哥……”

蕭淩夜大手一揮,保鏢們全都從客廳兩裡退下。

他眸光鋒利,直直是射向不慌不亂的薑寧,“您究竟把人藏到哪裡去了?”

不管藏在哪裡,莊園裡肯定冇有。

要不然母親的表情不會這麼輕鬆自在。

薑寧冷哼一聲,“你不是有能耐嗎,有本事就自己去找。”

蕭淩夜嘴唇緊抿。

他當然能找到睿睿,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就在此時,一直冇有開口的林綰綰終於動了。

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眸光深深的著薑寧,薑寧也向她,

眸子裡全都是排斥。

“蕭夫人!”

薑寧淡淡的彆過頭去,似乎懶得她一眼。

她的態度已經說明瞭一切。

林綰綰心裡沉甸甸的,她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蕭夫人,我覺得我們應該談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