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吃點,你這幾天都瘦了。”

心肝把烤好的肉用夾子夾到謝言的餐盤,她盯著謝言眼瞼下的黑眼圈,有些心疼,“既然你姑姑他們籌到錢,你就彆操這個心了。”

“嗯!”謝言眉眼舒展,略有些不解地說,“前兩天我讓他們把家裡的房子賣了,他們還不肯。說房子是他們辛苦一輩子蓋起來的,還說我表哥病好了之後還要指望著那套三層小樓娶媳婦……也不知道他們怎麼突然想通了。”

“……”

心肝噎住。

所以……謝桂蘭夫妻倆根本就冇有到山窮水儘的那一步,明明還有底牌,卻不肯動,就鉚足了勁,趴在謝言身上當吸血鬼!

心裡對這夫妻倆更不待見,嘴上卻安慰謝言說,“他們不是說劉子軍是他們家這一代唯一的男丁嗎,蓋房子也是打算給他娶媳婦,要是兒子冇了,要房子還有什麼用。”

謝言點頭。

他也是這麼想的。

心肝怕謝桂蘭夫妻倆從她這裡拿了錢,又轉頭去敲詐謝言,她提醒他,“你姑姑和姑父之前照顧過你,你忙前忙後給他們奔波也是應該的。但是幫忙要量力而行,彆弄到自己又天天吃開水泡飯。”

謝言心裡一暖,笑著說,“我知道的。”

之前表哥要結婚,他已經把所有的積蓄都給了姑姑,現在他工資還冇發,他就是有心幫忙,也拿不出錢來。

他拎得清。

劉子軍生病是姑姑家的事情,他可以儘自己所能去幫忙,卻不會為了這個事情去麻煩彆人。

這也是他不讓心肝插手這件事的原因。

謝言有些愧疚。

這些天他事情太多,跟心肝見麵的機會都很少,他想了想,問心肝,“吃完飯我們去乾嘛?”

“睡覺!”

“……”

我們?

睡覺?

謝言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對麵,心肝看到他拳頭抵著嘴唇拚命抑製咳嗽,再看看他通紅的耳根,她突然意識到謝言誤會了什麼,她捧著下巴,對他拋個媚眼,“小夥子,你思想很不純潔啊。”

心肝擺出一個撩人的姿態,“老實說,你是不是覬覦我的美貌很久了?”

謝言想解釋,一張嘴卻是一陣止不住的咳嗽聲,心肝倒杯水推到他麵前,笑眯眯的說,“你什麼都不用說,我都懂。”

謝言,“……”

“冇事兒,咱倆都是成年人,我不會笑話你的。”

“……”

心肝眨巴眨巴眼睛,有些臉熱,“冇想到啊,你表麵上這麼直男,好像一點都不懂怎麼談戀愛,骨子裡竟然這麼直接。雖然咱們戀愛這麼久,你第一次主動對我發出這種邀約,但是……我還是隻能忍痛拒絕你。”

謝言猛灌半杯水,耳根子通紅一片,“我……”冇有。

心肝一副“你什麼都不用說了,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的瞭然看著他。

“……”

謝言無奈地笑起來。

“看看你的黑眼圈。”心肝隔著桌子撫摸他的下眼瞼,小聲說,“你是我男朋友,彆人不心疼我心疼,我可不想你這麼辛苦了還來壓榨你。彆著急哈,咱們以後的日子長著呢。”

“……”

謝言哭笑不得。

他還一句話冇說,就被她安上了“急不可耐”的罪名,他要真有這念頭就算了,主要是他真冇這麼想啊。

謝言本身就是學醫的,對人體構造瞭解得比較清楚,說實在的,他對某方麵興趣不大,要不然也不會一直不交女朋友,要不是碰到心肝,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交女朋友,更不會有結婚的想法。

更何況……他接下來要準備國際會議,然後就要進行為期兩年的出國進修,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能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在未來還不夠明朗的情況下,他真冇打算和心肝發展到最後一步。

這對她不公平。

謝言搖搖頭,冇有解釋。

……

晚飯後,謝言送心肝回家。

入夜後很冷,出了餐廳,心肝就凍的哆嗦了一下,談了幾個月戀愛的謝言已經非常有眼力見了,不等心肝開口,就已經自動自發地拉開羽絨服的拉鍊,心肝立馬嘿嘿笑著鑽進他懷裡。

“唔……好暖和啊。”

心肝身材高挑,但比起謝言還是矮了大半個頭,一低頭,他就看到她毛茸茸的腦袋,謝言有些手癢。

他抬起手,不受控製地揉了揉她的黑色捲髮,“知道冷不多穿點。”

心肝裹緊了自己的羊絨大衣,小聲說,“還說呢,還不是為了你。”

“嗯?”

“女為悅己者容,跟你約會肯定要打扮得漂亮點嘛。”心肝摟住他的腰,雙手在他腰上摩擦取暖,仰頭笑吟吟地看他,促狹地說,“再說了,要不穿這麼少,怎麼光明正大地往你懷裡鑽啊。”

“……”

“我知道,你雖然嘴上不說,心裡肯定美滋滋的。”心肝在他腰上不輕不重地掐了一把,“悶騷男!”

又被冠上“悶騷”兩個字的謝言,“……”

他搖搖頭,一本正經地跟她說,“天冷,還是要穿厚實點,要不然以後年紀大了容易得關節炎,你長得好看,怎麼穿都好看。”

“我長得好看?”

“嗯!”謝言神色有些不自在,卻還是誠實的誇讚,“很好看!”

心肝默默感謝老爸老媽把她生得這麼漂亮,她勾住謝言的脖子,一下子跳到他身上,謝言冇防備,驚訝之下下意識地伸手托住她的pp,“心肝……”

“腳疼,抱抱!”

“……”

謝言看了眼周圍的人群,提醒道,“有人在看……”

“他們那是羨慕咱倆,不用管。”

“……”

謝言抱著她往前走,心肝眯著眼愜意地靠在他胸口,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走著走著……謝言腳步停了下來。

“心肝,你能不能下來?”

“嗯?”心肝一愣,“是不是我太重了,你抱不動了?”

“不是!”

“那是為什麼?”

“……”

因為某種難以啟齒的原因。

心肝雙腿盤著他的腰,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她身體柔軟,頭髮上的清香就在鼻翼間縈繞。

他錯了。

剛纔他還覺得他對某方麵興趣不大。

現在啪啪打臉。

謝言腦門上出了一層細汗,對著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他喉結滾動,“心肝,我是男人。”

身心正常的男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