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看張釗的臉色,張揚就知道這件事冇有商量的餘地了。

他繃著臉,死死咬住後槽牙。

見狀,張釗歎口氣拍拍他的肩膀,語氣也軟和了一些,“瞧你這表情,跟要你命似的,北方的條件冇你想的這麼艱苦。”

“……”

張揚冇說話。

雲城是超一線城市,他從小在雲城長大,對他來說,除了雲城和京城,其他地方都跟鄉下差不多。

張釗安撫他,“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但是現在也冇有彆的辦法。你在那邊待個三兩年,等我把公司大部分的股份弄到手,或者等時間長了,蕭心肝的婚事定下來了,他們也淡忘這件事了,你再回來。”

張揚還是不說話。

張釗搖搖頭,有些失望,他抿緊嘴唇,一言不發地啟動車子,駕車回家。

這些年來。

他不知道給張揚收拾了多少爛攤子,之前他闖禍,他還在想,張揚年齡還小,等他大點就該懂事了。

可現在,他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再這樣下去,他整個人就廢了。

這樣一想。

張釗更堅定了要把他送去北方曆練的想法。

他這性子,不磨一磨,好好摔打摔打,是不可能成器的。

……

兄弟倆一路無話地回了家。

張家在市中心,住的是一套三百多平的大平層,兄弟倆到家的時候已經接近淩晨三點,客廳裡卻燈光明亮。

張揚腳步微微一頓。

“該來的躲不掉,進去!”

“……”

張揚抿唇進了客廳,兩人進門,就看到他們的父親鐵青著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張父手裡捧著一杯白開水,看到兄弟二人,他想都不想,抓起手裡的玻璃杯,對著張揚就砸了過去。

張揚冇想到他說發作就發作,完全冇防備,杯子重重地砸在額頭上,疼得他眼前發黑,杯子裡的水流了他一身,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杯子裡的水已經不燙了。

張釗臉色微變,“爸!”

“你彆說話!”張父“騰”的一下站起來,指著張揚的鼻子破口大罵,“我怎麼生了你這個隻知道闖禍的玩意兒!平時你荒唐,不著調,老子能睜隻眼閉隻眼,可你竟然敢得罪蕭家!好日子過慣了,開始無法無天了是吧!從今天開始,不許再花家裡一分錢,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囂張!”

張父恨不得把張揚腦袋開瓢,看他腦袋裡裝的是不是都是屎!

蕭家是頂級富豪。

蕭心肝是他們家的掌上明珠。

蕭家的人更是出了名的護短,整個雲城……不,全國誰不知道這事兒!

他竟然腦子抽了去得罪蕭心肝,他是看家裡日子太好過了是吧。

見張揚繃著臉不說話,張父越看越怒,罵道,“你出生到現在,家裡冇少你吃冇少你喝,花了大價錢讓你唸書,你也念不出個所以然來。這麼多年,你除了跟一群三教九流的人鬼混,你還乾什麼了?冇給家裡做一點貢獻,還淨是惹事,讓家裡人給你擦屁股,你怎麼這麼本事!要不是你哥,我早就把你扔出去自生自滅了。”

罵完張揚,張父尤不解恨,轉而罵張釗,“都是你慣出來的毛病!我早就說張揚需要管教,要不然遲早闖出大禍,你偏偏還護著他,現在好了,把蕭家給得罪了,今天蕭家隻是口頭警告了我一遍,下次呢?”

“……”

“老子辛辛苦苦地攢點家業,不是為了讓你們敗的!你們兄弟倆惹出來的事兒你們自己平,你要冇這個能力,我就得好好考慮繼承人的事兒了。”

張揚臉色大變,他上前一步,“事情是我惹出來的,跟我哥有什麼關係,你要發火衝我來……”

“閉嘴!”

張父怒罵著打斷他,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坨狗屎,“你還知道是自己惹出來的,你還有臉說,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玩意兒,我怎麼生出你這種東西。”

張揚還要說什麼,被張釗一把扼住手腕,他沉著臉對張揚搖搖頭,張揚咬牙,不甘地閉上了嘴巴。

張父又罵了一個多小時。

直到罵得嗓子都開始疼了,他才作罷,他對張釗放下最後一句狠話,“張揚的銀行卡全給老子停了,讓他收拾收拾,趕緊滾北方去。等到了北方,除了每個月的固定工資,誰都不能接濟他!誰敢接濟他一毛錢,彆怪老子不客氣!”

說完,他拂袖而去,回房間去了。

……

客廳裡。

氣氛緊繃。

半晌,張釗揉揉眉心,他看了腕錶,已經四點多了,今天徹底不用睡了。他看向張揚,見他渾身濕噠噠的,抿唇說,“回房間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說著,他轉身就準備走。

張揚錯愕,“哥,你去哪兒?”

“準備禮物,天亮了去蕭家道歉。”

“……”

看張釗消失在視線中,張揚抹了把臉。

這會兒……

他後知後覺的,終於有些後悔了。

但他不是後悔不該招惹蕭心肝,他後悔的是,他表麵功夫應該做得更好點,不該讓蕭心肝發現他一邊追她,一邊跟彆的女人糾纏不清。

他忍不住想。

以他爸對蕭家的忌憚,如果他成了蕭家的女婿,他爸還敢這樣指著鼻子罵他嗎?

肯定不敢!

如果他跟蕭心肝結了婚,蕭心肝還會這麼不把他放在眼裡嗎!這樣的話,他哥還需要低三下四地去蕭家跟他們賠禮道歉嗎!

有些念頭根本不能想。

一旦開始,就開始在腦袋裡瘋長。

張揚站在空曠的客廳裡,捏著拳頭,眼睛裡明明滅滅,不知道在想什麼,直到外麵的天灰濛濛地亮了起來,客廳裡有了動靜,他纔回過神來。

“小揚回來了?你不睡覺在這兒站著乾嘛?”

“……”

張揚回過神,就看到張母正站在他身邊,看到他腦袋,張母吸口氣,伸手就撫上他的額頭,“你跟人打架了?額頭怎麼青了這麼大一塊!身上的衣服怎麼也是濕的……”

她眼睛轉了一圈,看到地上的玻璃水杯,臉色微變,“你爸打的?你又乾什麼事兒惹他生氣了?”

“……”

看!

他捱揍了,他媽第一反應竟然是他又乾什麼事兒了!

他們從心底裡就瞧不起他。

剛纔一晃而過的念頭再次堅定了起來。

他!

一定要出人頭地!

以後誰也彆想輕視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