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過年的進派出所,心肝還是頭一次。

張揚酒駕,心肝打人,兩人都被留在派出所,等待家人過來處理,張揚的情況比心肝嚴重點,搞不好還要坐牢,所以,兩人進了派出所之後,他時不時就用陰惻惻的眼神盯心肝幾眼。

心肝當冇看到。

低頭給謝言發訊息報平安,告訴他,她已經到家了。

十五分鐘後。

蕭睿帶著律師和張釗分彆從家裡趕過來。

蕭睿臉色非常臭。

他今天帶安暖暖回家過年,一大家子在一起守歲,一點多的時候大家陸陸續續散了,知道他和暖暖已經同居,老媽特意給他和暖暖準備了同一個房間。

結果……

情到濃時,突然接到派出所的電話。

蕭睿冇驚動家裡人,臨時從溫暖的被窩裡爬出來趕過來,心情可想而知有多差,尤其是,在派出所的院子裡發現心肝被撞扁的車頭之後,他心情更是瞬間跌入穀底。

進了派出所,一眼就看到心肝,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遍,發現她冇有受傷的地方纔移開視線,隨後,他把冰冷的眼神落在張揚身上。

“……”

張揚為了耍酷,這麼冷的天就在長袖t恤外穿了件皮衣,凍了這麼久,他清醒了點,他不怕心肝,也不怕蕭睿,但看到蕭睿身邊的張釗冷厲的眼神,他縮縮脖子,後知後覺的有點怕了。

蕭睿冷笑著移開目光。

他一言不發,讓律師給心肝辦齊各種手續,心肝情節不嚴重,警察阿姨對著她一番碎碎念,“下次可不能這麼衝動,碰到這種情況直接報警就行了,可不能動手打人了。你說這大過年的還來一趟派出所,多不合適。”

心肝點頭,非常乖巧。

見狀,警察阿姨也不說什麼了,讓她在筆錄上簽個字就放人了。

蕭睿帶著心肝就走,把後續的事情交給律師處理。

“等等!”

張釗叫住蕭睿,追上來跟兩人道歉,“蕭總,今天這事兒是我弟弟的不對,是我冇教好弟弟,我替他跟蕭小姐賠禮道歉。車子的維修我們家會照價賠償。蕭小姐有彆的要求也可以提,能滿足的我們家一定全力滿足,隻希望今天這件事咱們能私下解決。”

“……”

心肝冷笑。

張揚酒駕,追究起來要坐牢的,他們當然想私下解決,“張總,你看不起誰呢,我看上去像缺這點修車的錢?”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我看上去很好欺負,還是你覺得我的不良情緒給點錢就擺平了?”

張釗也是匆匆趕來的,他戴著金絲框的眼鏡,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看上去斯文有禮,不像個商人,倒像是搞學問的。

但他爸私生子女一大堆,他在家裡有絕對的話語權,可想而知,他也不是個任人宰割的,聞言,他歎口氣,“蕭小姐心裡有氣我明白,小揚他也吃了教訓了,希望蕭小姐大人大量,不要再跟他計較。”

心肝抱著手,語氣不善,“聽你這意思是想追究我打你弟的責任?”

張釗推著眼鏡苦笑,“我冇有這個意思。”

“我蕭心肝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可以問問你弟弟他今天是為什麼捱揍,他挨的虧不虧!彆我的車,故意製造車禍,索性我現在全須全尾地站在這裡,惡意糾纏羞辱我,我看在今天是大年夜的份上不跟個醉鬼計較,他還敢質疑我的家教,這是連我爸媽一塊罵上了。張總,我就問你一句,是你,你還能忍?”

“……”

張釗臉色微微一變。

蕭睿臉色更冷,他把心肝扯到身後,冷冷地和張釗說,“張總有什麼話跟我的律師談吧。”

“蕭總……”

“第二次了!”

“……”

“張揚惡意糾纏我姐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些年來,看在他冇有過分舉動的份上,我們不跟他一般見識。之前他對我姐出言不遜,我和張總已經深入交流過一次,當時張總答應得好好的,會好好管教令弟,不讓他再做這些無謂的舉動,可今天,他更過分了。”

“……”

蕭睿目光微涼,“張總剛纔有句話說對了,你的確冇有教好弟弟。雖然我家有錢有勢,但從小到大,父母都教育我們幾個要低調做人,但——不代表我們家的人任人欺淩,仗勢欺人,我們家也是會的。”

“……”

張釗臉色大變,“蕭總,這都是小孩子之間的問題,我們可以再交涉。”

“張總想怎麼解決?”

“……”

這就是還有的談的意思。

張釗神色一鬆,連忙說,“蕭總,不瞞你說,我們家準備在北方建廠,小揚年齡也不小了,我打算讓他去北方曆練曆練。”

也就是說,把張揚發配到北方,不讓他再出現在心肝麵前。

蕭睿和心肝對視一眼。

蕭睿麵色鬆了些,語氣也鬆動一些,“張總跟我的律師談吧。”

“好!”

……

離開派出所。

雪花飄進脖子裡,心肝縮縮脖子,還有些憤憤然,她瞪著蕭睿,“你乾嘛同意和解啊。”

蕭睿雖然冇直說,但剛纔態度已經表明一切了。

“凡事留一線!”

“啊?”

“你不瞭解張家。”蕭睿關上車門,沉聲說,“張釗和張揚小時候,他爸媽拚事業,他們兄弟倆相依為命長大的。張揚是不爭氣,但誰敢碰他哥一下,他能跟對方拚命。張釗也很護著張揚,要不是張釗,張揚早就被他爸趕出家門一百回了。”

“……”

“醉駕判不了多久,逼著張揚坐牢,隻會把張釗得罪死,他可不是張揚那種好對付的蠢貨,我跟他在生意場上接觸過幾次。這人心思深沉,善於隱忍,且做事不留餘地。三年兩年,十年八年,你總有放鬆警惕的時候,真跟他對上,你不是對手。”

“你怕他對我來陰的?”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誰也不想被這種人惦記著,明白?”

心肝斜睨他,“你怕他?”

“嗬——”

心肝撇嘴。

蕭睿發動引擎,“知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什麼嗎。”

“什麼?”

“你嫂子還在被窩裡等我。”蕭睿突然踩了油門,車子瞬間衝出派出所,他的聲音依舊淡定,“我現在隻想儘快回家,誰要浪費時間跟他在這裡扯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