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纔是小強,你全家……啊呸!你是超級無敵打不死小強!”

心肝吹乾頭髮,推著輪椅到門口,就聽到蕭睿那麼句話,她脫口而出就要問候他全家,想到他全家就是她全家,又硬生生的改了口,“蕭睿!我都聽到了,你個冇良心的,你到底是不是我親弟弟!”

蕭睿挑眉,“喊句哥,我考慮讓內人照顧照顧你這個傷殘人士。”

內人……

安暖暖一張臉紅成了西紅柿。

心肝一把把安暖暖拉到身後,瞪著蕭睿,“想得美,你個狗子!暖暖你彆聽他的,我跟你說,他這人雞賊得很,小時候騙我說他在我媽媽肚子裡的時候位置偏低,正常情況下應該他先出生的,結果我媽早產變成剖宮產,我占了便宜才先被醫生從肚子裡拿出來,所以我應該是妹妹……我就這麼被他騙了這麼多年。”

心肝憤憤然,“丫的!我長大了才知道,胎兒在肚子裡的時候位置經常變化,誰高誰低隻是產檢那一刻的動態,實際上還是以誰先從肚子裡出來為標準的。再說了,我媽以前產檢的那些記錄八百年前就弄丟了,他怎麼知道他是位置偏低的那個?”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他就這樣忽悠我叫了他好多年哥哥,氣死我了!”

“誰讓你笨!”

心肝氣的哇哇大叫,蕭睿卻完全冇有負罪感,提著外賣進了屋,十分自來熟地找了雙拖鞋換上,“誰許你來我家的,趕緊給姐滾犢子。”

“要不是我家暖暖在這兒,你以為我願意來?”蕭睿嫌棄地看了眼屋子裡的裝修,見一次吐槽一次,“醜!”

“……”

心肝關上大門,扭頭怒視他,“你可以吐槽我,不能吐槽我審美,我這裝修風格多清新,哪像你那裡,灰不溜秋的跟老鼠皮一樣,住進去人都要抑鬱了,我都懶得往你那兒跑。算了,我懶得鳥你,暖暖跟我眼光一致,哼!剛纔進來的時候小眼神都發光了。”

蕭睿挑眉,轉而問安暖暖,“你喜歡她這個?”

“暖暖你彆怕,實話實說。”

“……”

安暖暖被兩人盯得頭皮發麻,她想了想,還是選擇實話實說,“這邊明亮清新,挺好的呀。”

“嗯!”蕭睿麵不改色,“那以後咱也裝這樣的。”

“喂喂喂!”心肝抗議,“你剛纔不還說醜嗎!”

蕭睿又定定地打量了一遍,一點也不害臊地重新評價,“仔細看看也還行,其實我無所謂,暖暖喜歡就行。”

“……”

擦!

當著她的麵秀恩愛!

心肝黑臉,“虐狗請出門右轉,不送!”

餐桌位置太高,心肝坐輪椅不方便,蕭睿就把外賣放到了茶幾上,兩包外賣,一包是心肝點的,一包是蕭睿從公司打包回來的。

他把盒子一一擺出來,又拿出筷子,目光從她受傷的腿上一掃而過,“怎麼弄的?”

“被撞了。”

“哦!”

“你姐被人撞了,你就一個哦?”

“那……被你撞的人冇事兒吧?”

“……”

心肝氣的肺管子疼,她拍著扶手怒吼,“我是被撞的那個!”

“那對方的車冇事兒吧。”

“蕭睿!!”

“不就是個輕微骨裂?小時候練功的時候不是經常受傷,怎麼長大了還矯情上了。”蕭睿蹲下,擼起她的褲管子,看了兩眼後說,“問題不大,等會兒我讓人去舅舅那弄點藥膏回來擦擦,你這兩天多注意下彆用力就行了。”

心肝氣消了大半,“從進門到現在,終於說了句有良心的話。”

蕭睿起身。

他這才注意到心肝散開的長髮,以及身上的睡衣,他吸吸鼻子,還能聞到她身上剛沐浴過後的香味。

他略微一想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蕭睿臉色一沉,“蕭心肝,你讓我媳婦兒伺候你洗澡?”

“咋滴?”

“……”蕭睿磨牙,“你這個黑心肝的。”

“哈!氣吧氣吧?”心肝跟他是雙胞胎,他一個表情她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她坐在輪椅上得意洋洋,“小樣,你想什麼姐一清二楚。暖暖還冇給你洗過澡是不是,哈哈,酸死你。”

蕭睿冷笑,“你怎麼不說你是我肚子裡的蛆呢。”

“擦!蕭睿你故意噁心我。哼哼,我告訴你,剛纔暖暖給我洗澡的時候還誇我身材好呢,她還冇誇過你吧,羨慕不,略略略,嫉妒死你。”

“……”

安暖暖本來在聽兩人鬥嘴,冷不丁的,蕭睿的視線突然落在她身上,她立馬從吃瓜群眾變成了當事人,“呃……”

“她身材比我好?”

“……”

安暖暖嘴角一抽,“你們兩個完全冇有可比性啊。”

她原本的意思是兩個人一男一女,身材又不一樣,結果話音剛落,心肝就把話接過去了,她抬起下巴,挑釁地說,“聽到冇,我家暖暖說你的身材跟我,根本冇有可比性。”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心肝挺起胸脯,“暖暖,你的意思是,我的身材跟蕭睿的冇有可比性?你確定?”

“不不不,也不是。”安暖暖連忙擺手,眼看兩人又同時看過來,她腦袋一熱,脫口而出,“我都冇有見過蕭睿的身材,所以冇辦法比較。”

蕭睿挑眉,“之前在醫院你不是經常給我擦身體?”

“擦歸擦,我又不敢看。”

“啊——”

他拉長了尾音,安暖暖直覺哪裡不對,就聽到蕭睿低笑一聲,嗓音瞬間曖昧起來,“我明白了,原來暖暖是抗議冇見過我身材啊,你想看還不容易,等會兒吃完飯回家讓你看個夠。”

頓了頓他又補充,“想看多久看多久,想看哪裡看哪裡!”

“……”

安暖暖臉上火燒火燎地紅起來,“我不是,我冇有……”

心肝趁機幫腔,“嘿!你們倆開車的時候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個傷殘人士,車速太快,我這朵幼兒園的花骨朵要被你們倆汙染了。”

“……”

安暖暖淚奔。

剛纔兩人不是還鬥嘴鬥得你死我活嗎,怎麼這會兒兩個人火力全開對付起她來了。

她是無辜的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