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暖暖,你不想聽話了是不是!”

“……”

安暖暖倏然抬頭看他。

安大慶麵無表情,“彆忘了,你媽還在醫院躺著!”

“……”

安暖暖心裡像被人剜了一刀。

安大慶以公司要破產為理由,讓她去陪老男人睡覺,她還可以安慰自己安大慶實在是走投無路了纔會這樣做。

可現在。

他為了讓她給安思雨道歉,竟然再次用媽媽的命威脅她!

在他心裡。

媽媽的命,竟然比不上安思雨的兩滴眼淚嗎!

他們是原配夫妻!

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是媽媽給他帶來的啊,他的心怎麼能這麼狠。

“爸……”

“道歉!”

安暖暖像被人扼住了脖子,連呼吸都是痛的,她抓緊包包的鏈條,閉上眼,屈辱的開口,“對不起!”

安思雨眼底快速閃過一絲得意。

她捂著臉,躲在劉雪莉的懷裡,吸吸鼻子,假惺惺的開口,“姐,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冇有隔夜仇,我肯定不會真生你的氣。不過……姐你這脾氣還是要改一改,在咱們自己家就算了,如果在外麵,你這麼衝動,肯定是要吃大虧的。”

“……”

安暖暖死死攥著拳頭,指甲嵌入掌心,掌心的疼痛讓她保持著理智和清醒,她彆過頭,不去看安思雨的臉,否則她怕自己忍不住再扇她一巴掌。

她僵硬的站著,“還有事嗎?”

安大慶冷著臉不說話。

“冇事我先走了!”

說完,不等安大慶開口,她就抓著包包,彷彿身後有洪水猛獸,頭也不回,逃也似地衝出了客廳。

安思雨不滿的跺腳,“爸,你看她,一點也不把您放在眼裡。”

“行了。”安大慶警告的瞥她一眼,“彆挑事兒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今天就是你先挑釁的。”

被拆穿,安思雨也不辯解,她吐著舌頭,三步兩步跳到安大慶身邊,抱著他的胳膊搖晃著撒嬌,“我就是看不慣她嘛。”

“再看不慣也要注意言辭。”安大慶皺眉說,“被老男人睡了這種話,是你這種淑女能說的?再說了,她是你姐,有這麼往自己姐姐心上插刀子的嗎!還有!什麼小三不小三的,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這種話隻能放在心裡,絕對不能說出口,你怎麼聽的?剛纔要不是我跟你媽出來的及時,你一衝動,是不是就把真相曝光了?”

安思雨小聲說,“我又冇說錯,齊青本來就是小三……”

見安大慶瞪眼看過來,安思雨才撅著嘴說,“好嘛好嘛,是我錯了,爸你彆生氣了。”

“爸怎麼會生你的氣。”

“嘿嘿,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

安大慶歎氣,他伸手摸摸安思雨紅腫的臉,皺眉說,“這個安暖暖,下手也太不知輕重了。”

安思雨立馬打蛇棍上,“爸,我臉好疼啊。”

“讓劉嬸找冰塊冰敷一下。”安大慶讓劉嬸拿來冰袋,讓安思雨躺在沙發上,他坐在她腦袋旁邊,用冰袋幫她敷臉,叮囑她說,“爸知道你不喜歡安暖暖,再不喜歡她也是你姐,彆把她得罪死了。”

安思雨撅嘴,憤憤不平的說,“我就是不喜歡她,憑什麼她能做安家名正言順的大小姐,而我隻能擔著繼女的身份,明明我也是爸爸的親生女兒!當年要不是……”

“思雨!”

見安大慶臉色微變,劉雪莉當即低喝一聲,“剛纔你爸才讓你注意言辭,你又開始胡說八道!”

“……”

安思雨從小就慣會看安大慶臉色,見他沉著臉,馬上撒嬌說,“我這不是當著你們的麵才這麼說嗎,在外人麵前我可注意了呢。”

安大慶臉色好轉一些,他繼續給安思雨冰敷,“你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就好,反正記住爸一句話,再不喜歡安暖暖,以後都不許明目張膽的惹她不痛快。”

“為什麼?爸你偏心!”

“你這丫頭。爸就是偏心,也是偏向你。”安大慶說,“安暖暖我留著還有彆的用處。”

“……”

安思雨眸色倏然一亮,她馬上從沙發上爬起來,雙眼放光,“爸,您有什麼計劃,跟我說說唄!”

“小孩子彆跟著瞎摻和。”

“爸~”安思雨拽著他的袖子撒嬌,“說嘛說嘛,知道你的計劃,我才知道怎麼配合您嘛。”

安大慶被她纏的冇辦法,隻好把計劃透露一些給她,“我供養她二十多年,現在她長大成人了,也到了回報我的時候了。”

“呃?”

“她的臉和身材,對男人來說,是不可抗拒的存在吧。”

安思雨有點懂了,卻不敢往那方麵想,試探性的開口說,“爸,您的意思是說……”

“冇了趙總,還有錢總孫總李總嘛,她的容貌就是武器,就看人會不會利用了。”見安思雨麵露沉思,安大慶拍拍她的腦袋,“所以,記住了,以後彆輕易得罪她,真把人逼急了,到時候她不管她媽了,我們可就冇有牽製她的籌碼了。”

……

轉身的那一刻,安暖暖的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

她是哭著跑出客廳,又一路從院子裡衝出來,最後一路狂奔著衝出彆墅區的,早上六點多,馬路上行人不多,她淚雨紛飛,最後哭的提不上力氣了,腳步才逐漸慢下來,最後,找了個綠化帶遮掩的地方,她抱著膝蓋,蜷縮成一團,哭的渾身顫抖。

她的樣子太狼狽了。

一夜冇睡,她雙眼像小兔子一樣,充滿了紅血絲,臉上昨晚被趙總打了一巴掌,現在紅腫還冇有消退,脖子上是安思雨抓出血的指甲印,原本紮好的馬尾也被抓成雞窩一樣亂糟糟,手背上還有安思雨咬出來的牙印。

冇吃早飯,肚子很餓。

可是冇人關心。

家!

從媽媽變成植物人的那一刻,她就冇有家了。在那個家裡,她像個外人一樣,格格不入。

媽……

我好想你!

安暖暖像受傷的小獸一樣,雙肩顫抖,嗚咽出聲。

……

與此同時。

馬路旁,一輛邁巴赫緩緩停在路邊。

車子的後座上,蕭睿看著狼狽蹲在花壇邊哭泣的女孩,抿著唇,眸子漸漸暗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