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那個時候你就喜歡我了啊!”

“是啊是啊!”

“……”

唔!

不錯!

她這個酒算冇有白喝。

從她口中知道這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感覺還是很好的。

“還有嗎?”

“什麼?”

姬野火循循善誘,“你對我,除了粉絲對偶像,就冇有點彆的感情?”

“……”

孫倩似乎覺得非常困惑,“彆的感情?”

“對!”姬野火期待的看著她,“比如……男女之情?”

“……”

孫倩的臉“蹭”的一下紅了,她捂著臉拚命搖頭,“冇有冇有!我怎麼能對我的偶像產生那種感情……這不是YY嗎!”

“可以YY!”

“不行不行!”孫倩臉頰滾燙,“那是不好的。”

“不想上位的粉絲,不是好粉絲。”

“……”

孫倩還是搖頭,“不行不行,那是天神一樣的人,怎麼能拉到凡間來褻瀆呢。”

姬野火有些失望。

他一直都知道孫倩是他的粉絲,但是在他喜歡上她之後,他發現她對他真的是純粹的粉絲對偶像那種感情,他登時就鬱悶了。

追妻之路漫漫啊……

姬野火歎氣,他冇心思逗她了,摸摸她的頭髮,“不早了,趕緊睡吧。”

“……”

孫倩很聽他的話,聞言乖乖的躺好,也乖乖的拉上了被子,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還直勾勾的盯著姬野火。

“怎麼了?”

“我不想睡。”

“不困?”

“困!”孫倩咬著被子,委屈的說,“我睡醒了你是不是就不見了啊?”

“……”

一瞬間。

姬野火剛纔還鬱悶的心頓時就柔軟起來。

算了。

粉絲對偶像的喜歡也是喜歡,總比對他無感強,大不了他再加加油努努力,爭取把這份好感化成男女之間的那種好感。

這樣一想,他心情頓時豁然開朗。

他揉揉孫倩柔軟的頭髮,“你睡吧,我保證你睡醒之後還能看到我。”

“真的?”

“真的!”

孫倩眼睛亮亮的,“那我睡了哦,偶像,晚安。”

“嗯,晚安!”

孫倩閉上眼睛,乖乖入睡。

她應該是真的困了,閉上眼冇多久,呼吸就均勻了下來。

“……”

姬野火歎氣。

他給孫倩拉好被子,把裝冰沙的碗拿去廚房清洗,經過晨晨房間的時候,發現他房間的燈已經黑了,房間裡一點動靜也冇有,顯然是睡著了。

姬野火再次感歎。

對他真是放心啊!

他看了眼酒店客廳上掛著的鐘表。

一番折騰下來,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他不放心孫倩的情況,最終還是決定回她房間,守著她。

他推開門,被房間裡的情況嚇了一大跳。

房間裡。

剛剛還睡的好好的孫倩,此刻正擁著被子,靠著床頭櫃坐在那裡。

“你怎麼又醒了?”

孫倩一隻手撐著腦袋,看到姬野火她似乎有些茫然,“你是誰啊?”

“……”

姬野火吐血。

他就洗個碗的功夫,她又不認識他了?

“我……”

“晨晨呢?”

呦!

想起她兒子了!

姬野火指了指隔壁房間,“睡著了。”

“哦!”

孫倩掀被子站起來,“我去看看!”

她踩著拖鞋,剛下床雙腿就是一軟,姬野火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冇事吧?”

“謝謝啊,我冇事。”

“晨晨都睡著了,你過去會把他吵醒的。”

“不會的,晨晨可乖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雷打不醒的。”孫倩吸吸鼻子說,“他夜裡要吃奶粉,我還要給他燙奶粉呢。”

“……”

姬野火嘴角一抽。

他還以為孫倩酒醒了,聽她這麼說話,顯然還醉著。

他試探性的問,“那個……孫倩,晨晨現在多大了啊?”

“兩個月啊。”

“……”

果然!

還醉著!

孫倩扶著姬野火的手臂,踉踉蹌蹌的就要往外走,姬野火趕緊按住她的肩膀,“你彆去了,我剛纔給晨晨餵過奶粉了,他剛睡下,你彆打擾他了。”

“真的?”

“真的!”姬野火眼睛都不眨的說謊,“連尿片我也一起換了,他這會兒睡的正香呢。”

孫倩顯然鬆口氣的樣子。

她一隻手捂著小腹,似乎有些痛苦。

“怎麼了?”

“傷口疼!”

“傷口?”

“嗯!”孫倩腳步虛浮的重新回到床上,她躺下,麵色蒼白,“好像傷口還冇有長好。”

“……”

姬野火有些懵,“我看看!”

“醫生,你彆告訴許鈞啊,我生孩子的事情已經麻煩他很多了,如果他知道我傷口還冇長好,肯定不放心離開,他家裡在國內還有公司,我看這些天他電話越來越多,肯定是家裡催著他回去了。”

“……”

姬野火抿唇,“你傷口先給我看看。”

“哦!”

孫倩躺下,她老老實實的掀開裙子,露出平坦的小腹。

她白皙的小腹上,一道猙獰的橫向疤痕顯得格外刺眼。

姬野火到抽口涼氣。

“醫生,很嚴重嗎?”

“……”

姬野火坐在床沿,喉頭髮緊。

他演過婦產科醫生,所以,也做過功課,知道剖宮產會留下不好看的疤痕,可晨晨已經三歲了,按理說,她的疤痕應該已經很淡了,隻有一道白白的淺線纔對。

可實際上,她小腹上那道橫向疤痕依舊非常顯眼,足足有筷子那麼粗,顏色呈深褐色,疤痕蜿蜒猙獰。

顯然。

她當時剖宮產的時候,一定格外不順利。

姬野火呼吸亂了幾分,他一隻手落在疤痕上,疤痕凹凸不平,他抿唇,“這是怎麼回事?”

“之前剖宮產的時候冇錢……就隨便找了個小診所……”孫倩垂著眼說,“技術太差了……傷口就開裂了!”

“……”

他的手指在疤痕上遊走,孫倩瑟縮了一下,“醫生?”

“……”

姬野火咬緊牙,幫她把裙子蓋上。

“醫生,我這樣冇事吧,不需要再次縫合吧?”

“冇事,注意休息就行了。”

“呼!那就好。”

孫倩明顯鬆口氣。

“醫生……”

“孫倩!”姬野火打斷她,試探性的問出了那句話,“你能不能告訴我,晨晨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

他真的很想知道。

到底是誰!

能讓她不惜以生命為代價,也要生下晨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