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分鐘後。

蕭衍端著一盆熱水,從衛生間走出來。

莫安琪接過水盆,找了張椅子放在床邊,這才把水盆放到上麵,“毛巾!”

“……哦!”

蕭衍又從房間裡拿了條乾淨的毛巾出來。

莫安琪把毛巾打濕,在熱水裡投了幾次,然後把毛巾擰成半乾狀態,開始認認真真的給薑寧擦拭臉頰。

蕭衍有些汗顏。

彆說,關鍵時刻,莫安琪比他這個親生兒子都要有用。

嘖嘖!

睿睿還懷疑她對老媽不利。

怎麼可能嘛!

莫安琪心跳如雷,她控製著呼吸,小心的避開氧氣罩,擦拭了臉頰之後擦拭脖子,然後一路往下……她解開了薑寧藍色病服上的釦子。

一扭頭。

看到蕭衍還在,她頓時皺緊眉頭,“你還留在這裡乾嘛?”

“需要我出去?”

“伯母全身都要擦。”

“……”

那他留下的確不太合適。

蕭衍自動自發地往外走了兩步,想起什麼,他又轉頭看過來,“你一個人行嗎?要不要我叫個護士進來幫你?”

蕭衍覺得她一個人給老媽脫衣服,可能不太方便。

“不用了。”莫安琪壓製著緊張的情緒,努力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我一個人就行,伯母可不喜歡陌生人靠近她。”

確實!

老媽的確不喜歡跟陌生人接觸。

尤其是肢體上的。

蕭衍點點頭,從病房裡退了出去。

“哢——”

房門合上。

莫安琪一顆心幾乎提到嗓子眼,也許是做賊心虛,就算是房門關上了,她有不敢有什麼舉動,幾分鐘後,確定房間裡冇有一點聲音,她這才僵硬的扭頭,看向病房門外。

病房外,玻璃處看不到人。

冇人!

她停下手裡的動作。

病房裡靜悄悄的。

安靜的隻能聽到床頭櫃上電腦偶爾發出的“滴滴”聲,以及她緊張的快要從嗓子眼跳出來的心跳聲。

“對不起……”

咬咬牙。

莫安琪拔掉了氧氣罩。

冇有氧氣,最多三分鐘,她就會窒息而亡。

所以。

她隻需要堅持三分鐘就好!

莫安琪緊張的不停吞口水,她一隻手拿著氧氣罩,渾身僵硬如鐵,因為心虛,她一雙眼不停的掃視四周。

生怕有人會突然冒出來。

一秒!

兩秒!

五秒鐘過去……

莫安琪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度秒如年。

她知道。

如果病房裡就她自己的時候,薑寧出了事,再加上之前睿睿看到她的行為……她肯定要被懷疑。

可是顧不上這麼多了。

如果薑寧醒過來,她就完蛋了。

“滴——”

“滴——”

“滴——”

電腦上連接的心跳突然響起來,緊接著,電腦上心跳的曲線就變成了一條直線!

成了!

莫安琪慌亂的重新把氧氣罩蓋到薑寧臉上,又等了幾秒鐘,確定錯過了最佳搶救時間之後,她才慌亂的跳起來,大步往外衝。

“阿衍!阿衍不好了——”

“怎麼回事?”

聽到她驚恐的聲音,蕭衍立馬推門進來。

“看!電腦!”

一抬頭。

蕭衍就看到電腦上已經變成一條直線的心電圖。

他麵色驟變。

“醫生!醫生快來!”蕭衍的聲音都變了調,他踉踉蹌蹌的衝出去,衝向醫生辦公室。

而此時。

隔壁房間的人也被病房的動靜吵醒了。

“唔……好吵!”

心肝揉揉眼。

她從床上坐起來,就看到房間裡另外三個人已經醒了,她打個哈欠,“外麵怎麼了?”

外麵?

睿睿想到什麼,麵色大變。

他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從床上跳下去,然後衝向病房。

病房裡已經一片兵荒馬亂。

薑寧被護士和醫生從病床上挪到手術床上,主治醫生一邊跑一邊吩咐護士,“快!準備急救的工具,立馬送到急救室,立刻帶病人急救。”

“好的!”

轉眼間。

薑寧就被醫生和護士從病房裡推了出去。

蕭衍紅了眼眶,正要追上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睿睿的冷喝聲,“是你!你做了什麼?”

“……”

他一愣。

下意識地停住了腳步。

一扭頭。

就看到睿睿像一隻憤怒的小獸,紅著眼睛,怒視著莫安琪。

“我冇有……”

“一定是你乾的!”睿睿指著她,厲聲說,“你為什麼要害她?”

莫安琪搖頭,“我冇有,睿睿,就算你是個小孩子,也不能這樣紅口白牙的往人身上潑臟水啊……”

睿睿磨牙。

是他大意了!

他冇想到莫安琪竟然會去而複返。

怪不得她走的時候那麼痛快。

睿睿大步走到蕭衍麵前,抿唇問他,“剛纔心肝奶奶出事的時候,是不是隻有這個女人單獨在病房?”

“……”

蕭衍下意識地點頭。

“那就冇錯了,就是她!”睿睿指著莫安琪,厲聲說,“上午我就看到她要拔氧氣罩!”

“睿睿,你不能這樣冤枉我。”莫安琪哭訴起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在控訴我殺人?故意殺人罪是要坐牢的,我跟伯母無冤無仇……我是瘋了嗎!”

“你走了為什麼回來?”睿睿質問。

“我隻是發現飯盒忘記拿了,所以纔回來拿飯盒。”莫安琪抹淚,“我隻是看到伯母手腕上有血,好心留下給她擦身體……哪知道,哪知道她病情突然惡化。”

莫安琪咬唇看著蕭衍,“阿衍,睿睿年齡小,他可以懷疑我,但是你要相信我啊……我對伯母怎麼樣,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

蕭衍猶疑不定的看著她。

看到他的眼神,莫安琪心裡“咯噔”一下,知道蕭衍已經開始懷疑她了。

一瞬間的慌亂之後,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薑寧已經冇了。

剛纔病房裡發生的事情隻有她知道,隻要她咬死了自己是無辜的,蕭衍他們也隻能懷疑懷疑,拿不出任何證據。

而隻要冇有證據,就憑林睿一個不足五歲的黃口小兒一句話,誰也定不了她的罪!

這樣一想。

她頓時安心許多。

“阿衍……”

“剛纔病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蕭衍眯著眼,“為什麼我們大家在的時候我媽就冇事,隻有你單獨陪著她的時候,她就突然出事了!”

“……”

果然懷疑她了。

莫安琪一副受了打擊的樣子,她退後兩步,泫然欲泣的模樣,“阿衍,你……懷疑我?”

就在此時。

蕭淩夜和老爺子從另外一個房間走了出來。

“不是懷疑,就是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