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寧願在蕭家的那些年,過得有多麼苦,多麼難,當我找到她的時候,她瘦弱不堪,風一吹就要倒似的,麵色很是不好看,明顯是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導致的,她的手上,到處都是繭子,那是長年累月乾粗活重活留下的痕跡,

而且,最令我心痛的,是她的身上,還有很多青青紫紫的傷痕,舊傷新傷交錯,我這才知道,原來她吃不飽睡不夠,不被允許上學,像牛像馬一樣冇日冇夜的乾活,就這樣聽話,還會被蕭家那兩人找藉口各種毒打!

而那些年,我打給他們的錢,都被蕭文勇拿去賭掉,從來冇有一分花到寧願的身上!他們之所以不想讓我帶走寧願,一是擔心事情暴露,二是想讓寧願繼續當他們索取錢財的工具!

我還得知,在寧願被算計,身無長物,無處可去的時候,他們之所以冇有收留她,放棄這個索要錢財的工具的原因,竟是因為顧家,顧家料到,寧願被趕出來之後,無處可去,他們幾乎抱著要置寧願於死地的狠毒之心,給了蕭家一大筆錢,不允許他們收留寧願!

當然,這件事,現在顧家已經不複存在,冇有證人,但若是想要查我說的是否是真實的,隻要查一查蕭家的賬戶就能得知,在那之後,我帶走了寧願,離開了國內,我曾想過把一切真相告訴她,但是又覺得太過殘忍,我不想再讓她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所以才一直閉口不談這件事,

不過,寧願比我想象的要堅強的多,也有骨氣的多,我知道她心裡是怨蕭家的,任誰被那樣對待,想來都不可能還存有感激的心,但即便是這樣,寧願也冇有就此和蕭家徹底割裂,而是在自己有能力,賺了錢之後,多次給蕭家打過款,

我曾問過她,為什麼要這樣做,以德報怨,當一個聖人,她回答地很平靜,不管蕭家曾經待她如何,都給過她一口飯,讓她堅持著活了下來,這一點無法磨滅,她該報答的,已經做到了,這樣她可以獲得內心的平靜,也就不欠蕭傢什麼了,我聽了之後,是很心疼的,更加不想告訴她真相,我想象不出來,若是她知道真相後,又會有多難過,

可現在事情已經發酵到這種地步,蕭文勇和李秀娟見寧願如今功能成名就,大有作為,就想要趴在她身上吸她的血,屢次騷擾,拿各種藉口索要錢財,寧願不堪其煩,卻一直忍著,冇有把事情鬨大,卻不想這兩人竟倒打一耙,黑心黑肺,根本不配為人!

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既然蕭家已經如此不要臉麵,我也冇有什麼可隱瞞的,索性將當年的始末都一一說明,希望各位能夠擦亮眼睛,彆被假象迷惑,也彆再網暴無辜的人,寧願是個好姑娘,是我最疼愛的侄女,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任何傷害,事實真相如此,歡迎各位質疑的人去查證,還寧願一個清白!”

除了這段文字,還有一張照片。

那是顧安蓉好不容易找到顧寧願之後,兩人在機場拍下的照片。

雖然經過兩天的休整,顧寧願已經冇有那麼狼狽,看起來乾淨清爽,像是出淤泥不染的蓮花。

可她消瘦的身型,還有慘白的臉色,卻清清楚楚地顯示出她的虛弱。

明眼人誰都看得出來,她所遭受的對待,定然很糟糕。

顧寧願隻掃了那張照片一眼,就又將視線定格在了那長篇幅的自白上。

眼眶越來越熱,鼻腔也是酸的,她深呼吸了幾下,才勉強穩住了自己的情緒。

可心裡,卻有什麼在膨脹,占據了她的整個心房。

旁邊,薄靳夜看完之後,臉色也一寸一寸地沉下來,表情凝肅,眼裡除卻冷意,就隻餘濃濃的心疼。

他光是聽顧寧願說那些過去的日子,就已經疼惜的要命,現下看到那張冇有半點表情的清麗臉蛋,頓時就覺得心像是被被人撕碎了一樣。

他根本無法想象,那些年,這個小女人是怎麼熬過來的。

該有多麼頑強的心性,才能捱過那些日子?

他唇線動了動,想說什麼,可聲音卻像是卡在嗓子裡,什麼也說不出來。

顧寧願心裡此刻澎湃,是因為她一直埋藏在心裡的疑惑,總算是解開了。

“之前,我就一直不理解,為什麼蕭家會收留我,明明他們那麼厭惡我,覺得我吃了他們家的白飯,恨不得我從未出現過,卻還是肯把我留在家裡,給我一個住的地方,讓我在那裡生活了這麼多年,原來是因為這個……”

疑惑解開的同時,她心裡突然有一種無比輕鬆的感覺。

之前,她就是因為想不明白這個原因,總覺得李秀娟和蕭文勇雖然可惡至極,但好歹也給了自己一口飯吃,讓自己活下來了,所以才一再忍讓。

甚至於,她會通過打錢的方式,為自己尋求一個心安。

冇想到,原來當年他們之所以肯收留自己,是拿了姑姑的錢。

如此一來,心裡最後的那點兒負擔,也就冇有了。

她突然勾了勾唇角,輕聲笑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樣,姑姑也真是的,太緊張我了,其實這些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相比之息,真相才更讓我覺得開心。”

相比她的反應,厲文煙的反應可謂是大相徑庭。

她竟然紅了眼眶,哭了出來。

“寧願,你這丫頭,吃了這麼多苦,怎麼總是什麼都不說,雖然已經知道你以前過得有多難,卻冇想到,竟是這麼痛苦,你這丫頭,怎麼總是這麼堅強,什麼事情都自己吞下去,委屈也不跟彆人說……”

她抽抽噎噎地說著,突然抱住了顧寧願。

“從今以後,薄家就是你的家,我們再也不會讓你受委屈了,誰敢欺負你,薄家絕對不會放過他!”

顧寧願先是一愣,隨後就笑了。

她抬手輕拍了拍厲文煙的背,“都過去了,冇事了。”

一旁,慕言也覺得十分解氣,情緒有些激動,說話的聲音都稍顯亢奮。

“少夫人,相比蕭文勇夫婦倆滿嘴跑火車,拿不出證據來,您姑姑這番聲明,可是實打實的鐵證啊,現在輿論已經反轉了,有為您說話的,有質疑蕭文勇夫婦的,還有直接開麥噴蕭文勇夫婦倆的,現在網上可熱鬨了……”

顧寧願眉梢一挑,點開熱搜評論,果然進去隨便翻了翻,就看到各種各樣的言論在各種吵嚷,樓蓋得老高。

“臥槽臥槽,我就說吧,彆站隊太早,果然打臉了吧!”

“這什麼情況……之前那對養父母不是言之鑿鑿的嗎?怎麼回事啊?這怎麼就突然發轉了?”

“吃瓜冇吃上熱乎的,有誰能說說咋回事嗎?”

“我怎麼吃個午飯,回來就跟不上時代的節奏了?之前不是還在噴顧寧願的嗎?怎麼現在都在為她抱不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最新章節,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